往前走,往前走,然后被冻死了,所以不在。
抱歉,谢谢,永别了。
 

《【ROSOPII】不安定》

*七图后八图前捏造








“SOPII就拜托你了。”
帕斯卡放下和M4类似的观察用设备,她告诉RO635躺在那里没有醒来的SOPII在做梦。嗨呀,她的反应不像帕斯卡那样是叹息,只是她很好奇SOPII做了什么梦。
就像她,也梦见过AR15,SOPII,或者说,整个AR(anti-rain)小队。
“那孩子有点喜欢逞强,可能看起来会比实际情况好很多,接下来我会专注于M4的修复……大概不能分出精力来照顾她了,就像M16一样,觉得SOPII没法放心啊。”
“……但我不讨厌这点。”
RO635小声地说着,帕斯卡打了个哈欠,遂扯出一个看起来有点像是嘲讽的笑容。
“你还真是喜欢SOPII啊。”
她不否认。
SOPII坐起来的时候意外的心情很好,她看着RO635发出了夸张的一声“哇哦”,又伸出手戳了戳后者的脸。
“是真的RO啊。”
“难不成还有假的。”
RO635终于短暂地移开了视线,她试图委婉地告诉SOPII等会她可以喝一点蔬菜汁——SOPII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叫了一声,瞪圆的眼睛皱成个委屈的形状,她知道RO635的话翻译过来就是不喝也得喝。
RO635恐怕永远不能理解对于SOPII来说她的蔬菜汁究竟是什么了。
“呐呐RO635,帕斯卡这次把我叫过去临时检查有什么问题嘛?”
“没有检测到伞病毒,没什么问题。”
她听见自己这么说了。
——“RO!我把M4抢回来了!”
——“唉………啊………?为什么……M4……回答我啊……M4?M4……你怎么了……看着我啊,我是M4 SOPMODII啊……啊……那个家伙……做了什么吗?主脑……主脑……啊啊啊啊……杀了她,杀了她,杀了她,杀……唔呃!”
——“RO635,指挥官快到了,需要我帮忙照顾一下SOPII小姐吗?”
记忆里自己摇了摇头,将SOPII抱紧了一点。
——“不了,谢谢。”
要是醒来的时候没有同伴在身边,感情接着在断裂的焦躁上开动,那不是对她太过分了吗。
“啊咧……RO635?”
SOPII睁开眼之前已经自行感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不属于M16或者M4的洗发水和植物的香味,还有手掌和脸颊边上的柔软触感,并没有争端的气息。组成RO635的是橘红、金黄和鸦羽一般的黑,这一眼就能看得出来。RO635明显是一直在注意她的动静,她说,帕斯卡刚才通知我们要去做个临时检查,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曾经直面对方的主脑,正好你醒了,现在我们一起去吧?
拿着糖对孩子连哄带骗一样的语气。SOPII眨了眨眼,很短暂的闭眼时间内她试图回想自己昏迷之前的景象,很容易地就想明白了——在M4 SOPMDOII那么抓狂的举动面前RO635恐惧的脸,不,可能不太准确,她恐惧的并不是自己本身,大概还是这样的举动的后果。
心智崩溃。
就像她面对梦想家时一样。
于是M4 SOPMODII试图去上这个当,她笑着说,好啊,RO我们一起去吧,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帕斯卡了呢。
SOPII所做的是关于勇者和恶龙的梦。
勇者M4 SOPMODII手持着结构扭曲的像是巨爪又像是大剑的武器,一路砍过了蒺藜和树丛,她被不知道哪来的什么绊倒在地上,她挣扎了,发出凄厉的惨叫,动用了从牙齿到手指甲的几乎所有力量,挂下来的血肉好像都让这具身体轻了起来,她也昏昏沉沉地走出了这里。
但是离醒来还很远,SOPII看见恶龙的大院内、马厩里、屋顶上都沉睡着人类。反而是厨房里有着把头埋进翅膀的鸽子,有四脚直立着睡的马和大狗,她想摸摸它们——还是打败了恶龙再说吧。 勇者M4 SOPMODII继续向里寻去,一切都静得出奇,连自己的呼吸都清晰可闻。
她继续向里面走着,走廊长得看不到尽头,好像自己这一生都要耗在寻找这条恶龙之上。至于恶龙是不是真的存在,谁知道呢。
名为RO635的人形本不该知道她梦见了什么。或许帕斯卡能从蓝色屏幕上那堆代码里解读出来,可RO635注视的是SOPII紧皱的眉头。她怎么能不安稳地睡个好觉呢,SOPII要是个人类,也不过是个孩子,她不应该如此痛苦。
“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。”
她握紧了SOPII的手,如果这么做梦里会有名为RO635的同伴和这小小的战术人形一同对抗她的敌人——能让SOPII的梦温和起来,那就最好了,对吗。





-fin-



 
评论(4)
热度(9)
© /Powered by LOFTER